应该怎样纠正大家对于高职教育的偏见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在接触职业教育以前,我曾经长期在普通高中任教,当时每到周末放假是我们这些班主任最紧张的时刻,因为校门口经常集中一些社会青年,其中就包括一些职高学生,他们的聚集经常引起女学生的不安或者男学生间的争斗,因此学校不得不安排好几位老师在校门口值班,估计那时的我也曾经说过“不要与职高生混”之类的话。所以我可以理解浙江这所学校的行为。

  但是在进入职业教育界之后,我原先对职业学校与学生的印象渐渐得到了改变,我发现职业学校的老师们远比普通高中的老师努力与辛苦,职业学校的学生中也蕴藏着巨大的发展潜能,职业学校的各项管理比普通高中更加到位。但就像许多评论所表现的那样,许多人包括非职教圈的教育界人士都无法想象职业教育所取得的成就,无法想象孩子经过职业中学的三年学习后所产生的巨大变化,他们更愿意相信的是媒体上关于职业教育的负面报道和坊间关于职业学校的种种传闻。关于职业教育是否“二流教育”的辩论已经持续了几十年,职业教育人士也努力了几十年,但普通教育对职业教育的“傲慢与偏见”似乎没有改观,问题出在哪里?

  偏见的定义有两个基本要素:一是支持或反对的态度,二是过度抽象的信念。人们一般把第二个元素称作刻板印象。提到农民工很多人会认为他们满身泥污、言语粗俗,提到“富二代”很多人会认为他们开着豪车、带着大金链,这些都是刻板印象,要知道许多农民工已经穿上西装走进了国家的议事殿堂,也有许多“富二代”克勤克俭、努力创业。可以看得出来,刻板印象与群体特征是紧密相联的:当我们把一个群体的特征进行过度抽象时刻板印象就产生了。

  尽管职业教育已占据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但职业教育的传统弱势地位仍然造成了外界对职业教育现状的无知,所以人们经常从媒体报道、熟人之间的口耳相传中碎片化地接触一些关于职业教育的信息,这些有限的信息形成了关于职业教育、职业学校、职业学校学生的刻板印象的基础。一旦刻板印象形成就不容易再改变了,伯纳德(Bernard)在《偏见与歧视心理学》中指出刻板印象不仅是描述性的,也是规范性的,人们会根据刻板印象预期某一个群体或个体的行为,如果人们形成了关于职业学校学生有暴力倾向的刻板印象,那么当一个职校生向别人武力示威时,人们会认为“你看,这些职校生就是有暴力倾向”,而当一个职校生表现彬彬有礼时,人们则经常会忽略这一信息而不会对原有的刻板印象进行修正。

  这样说来,人们对职业教育的偏见不就无解了吗?刚才说到,刻板印象是面向群体的,破除刻板印象魔咒的办法只能是打开群体的“黑箱”,让人们更多地接触职业教育的现实,试想如果一个人接触过同等数量的普高学生和职校学生,而职校学生的表现并不比普高学生更差,他的刻板印象没有可能改变吗?可问题在于一般人根本没有改变自己刻板印象的动力――我为什么要去接触职业学校的老师与学生,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所以打开黑箱的任务还是应该由职业教育界人士来完成。

  有人可能会说,现在每所学校在宣传上都不遗余力,可效果就是不好。我要说的是,提升职业教育的社会形象是一个系统的工程,不是传统的宣传手段能够完成的。上海等地所开展的面向中小学生的“职业体验日”就是很好的尝试,中小学生进入职业学校用一天时间学习一些实践技能,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中小学生及其家长对职业学校的刻板印象。这种使职业学校开放化、社区化的尝试能够从根本上提升职业教育形象,是多方共赢的好事,可惜许多学校只是将之作为一个任务来完成,尚未认识到其重要性。与之相对,学术界的迟钝与淡漠更是令人心焦,到目前为止,职业教育研究界似乎还没有产生真正具有学术价值的关于职业教育偏见如何形成、如何演变、如何破解的研究成果,也缺乏对职业教育现状的客观、公正的描述性研究。独立、客观、实证的学术研究可以弥补传统宣传手段客观性方面的不足,可以起到澄清是非、打开黑箱的作用。希望职业教育界出现更多的“社会友好型”的新做法,职业教育研究界涌现更多的高质量的研究成果,大家共同努力改善职业教育的社会形象。